法國男人的新夢中情人竟是她?

想法 2019-10-07 09:21:23
  • 0
  • 116
  • 0
  • 0
  • 0

說起法國男人心中最深沉和最膚淺的夢想,那不得不提讓-呂克?戈達爾的繆斯女神姬?芭鐸(Brigitte Bardot)


這位出生于1934年的巴黎美女依靠丈夫羅杰?瓦迪姆所導演的《上帝創造女人》(Et Dieu … créa la femme,1956年)一舉成名,讓銀幕內外的萬千男士跪倒在她的開衩裙下,叫女人們咬牙紛紛效仿她的穿衣打扮和談吐做派。


時光正流六十年,“少年子弟江湖老,紅顏少女的鬢邊終于也見到了白發”,金庸這樣嘆道。當年風流天下聞的芭鐸女士一直等到了滿頭銀發,也沒見到繼承人的半點蹤影,想必對后輩的不成器頗有微詞。



殊不知,直到2002年,下面這位未來法國男人的新夢中情人還在地中海的另一邊玩泥巴。


札伊亞·蒂哈


這是一位阿爾及利亞姑娘,名叫札伊亞?蒂哈(Zahia Dehar),彼時芳齡十歲,身高未足,還是貧乳窄臀的孩童模樣。就在這一年,她隨萬千移民大軍,與家人一起跨越地中海,安家巴黎近郊94省。


也不知是受了法國的開放思潮的影響,還是自己的天性使然,札伊亞小姐最近在法國電視一臺的訪談中回憶:我小時候只有一個欲望,就是成為女人,擁有女人的身體。從我十二、三歲起,我的身體就開始發育了。我當時真是開心壞了。我想讓大家都看到我的身體。于是,我當時總是穿的很少。只要一出太陽,我就在身上少搭幾塊布。就這么簡單。

Quand j’étais petite, j’avais qu’une seule envie, c’était d’être une femme, et d’avoir un corps de femme. Et dès que j’ai commencé à avoir douze ans, treize ans, et j’ai commencé à avoir des formes de femme, j’étais un peu hystérique. Je voulais que le monde entier voie ce corps. Du coup, j’avais très peu de vêtement sur moi et je l’exhibais à tout le monde. Et dès qu’il y avait un rayon de soleil, il fallait que je mette le moins de vêtements possible. Voilà, c’est comme ?a.


十二、三歲起便意識到自己正在發育的身體,渴望成為女人,無論“me too”運動的支持者們是否贊同,都不得不承認,這實在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不知不覺中,札伊亞逐漸朝著碧姬?芭鐸的方向發展著。雖然她并不承認自己參照了任何模板,但兩人之間的相似卻昭然若揭。



碧姬的豐富情史


碧姬·芭鐸出身上流社會,父親是企業家,外祖父則是保險公司老板,從小在傳統嚴苛的天主教家庭氛圍中長大。早年的刻板教育導致日后的大膽叛逆,這樣的劇本屢見不鮮。偏巧碧姬趕上了好時候,二戰之后的歐洲正值女性解放運動的一波高潮。女性在工作環境和家庭環境中都逐漸占據話語權,而在兩性關系中也不例外。文雅端坐便得一紳士良人青睞,與其白頭偕老,這不再是所有法國女性的理想。巴黎向來開風氣之先,巴黎姑娘碧姬·芭鐸自然不遑多讓,大方承認自己曾與十七位男士共赴巫山,與其中四位共結連理。敢愛敢恨,幾乎每一段戀情或婚姻都以出軌收場,比如還沒拍完《上帝創造女人》,就當著丈夫的面,與同劇男演員擦出了激情的火花。


?mtime


六十年前的法國老百姓雖然沒怎么見識過這樣的場面,倒也樂得看熱鬧。反觀碧姬小姐的歐洲同行,瑞典女神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1915年-1982年)就沒這么幸運了。她同樣在五十年代與已婚的意大利導演羅伯托?羅西里尼的戀情在美國甚至驚動議會,幾乎葬送了她的好萊塢星途。


英格麗·褒曼


比芭鐸只小九歲的另一位法蘭西女神凱瑟琳·德納芙的銀幕形象美麗典雅,與走性感路線的前者截然不同,但對男人的品味卻頗為接近(她在六十年代與羅杰·瓦迪姆導演生了一個兒子),對于兩性關系的理解也如出一轍。


她在七十年代光榮成為“343個婊子”(1971年,343位法國各界女性名人發表宣言,承認自己曾經非法墮胎,要求政府修改法律,使墮胎合法化)中的一員,又在去年公開發文抵制“me too”運動,為女性爭取被“騷擾”的權利(la liberté d'importuner)。如果說興起于美國的“me too”運動的核心是女性向男性要尊重,那么法國以五六十年代的先鋒女性為代表的女權運動的理念則是女性要自由。用今天的時髦話說,就是“勾引自由”、“睡覺自由”和“墮胎自由”


凱瑟琳·德納芙



翻完老黃歷,我們說回札伊亞·蒂哈。這位小姐也趕上了“法國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變成的”(?On ne na?t pas Fran?ais, on le devient.?的好時候。十歲初到法國時還不會說法語,短短幾年間就能對答如流。十六歲憑著“身”、“藝”兩絕,成為高級應召女郎。足球迷們如果有耐心看到這里,恐怕已經猜到這說的是誰了。沒錯,她就是當年將法國隊中兩名大將本澤馬和里貝里在世界杯前攪得心神不寧的“雛妓門”事件女主角。


“雛妓門”


2010年年初,法國警方在一次反拉皮條行動中發現一名年輕妓女仍未滿十八歲。隨后,她毫不留情地向媒體曝光了她分別在2008年和2009年與法國國腳本澤馬和里貝里的風流韻事。這位心機女就是札伊亞·蒂哈。


2008年,年僅16歲她已擁有了一副眾多成年女性都望塵莫及的身體。甫一出道,便躋身高級應召女郎行列,單次出場費可達數千歐元之巨。與里貝里的春宵一夜是后者的朋友所贈予的“生日禮物”,這位美少女的魅力可見一斑。然而日后有人問起這樁常常在2010年整年的法國娛樂新聞和體育新聞上屠版的“風俗案”(法媒稱之“affaire de m?urs”),札伊亞卻非常坦然,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道:這其中當然有物質因素,但其實也是出于趣味。我十五歲時曾經面臨選擇。我本可以交一個小男友,然后失望,最后每三個月換一個男友。這讓我提不起興趣來。而當我遇到年紀大我一截男人時,我便容光煥發。我覺得比起愛情,冒險更吸引我……哪怕伴游這種最糟糕的勾引都能帶來一種不同的快樂:感覺自己被選中,被對方的欲望所左右,這種體驗太強烈了。

Il y avait le c?té matériel bien s?r, mais ?a répondait aussi à un go?t. Quand j’avais 15 ans, j’ai eu le choix. J’aurais pu avoir un petit copain, être dé?ue, en changer tous les trois mois. ?a ne m’excitait pas. Quand je rencontrais des hommes plus agés, c’était plus épanouissant. Je crois que j’étais plus stimulée par l’aventure que l’amour [...] On peut trouver aussi une autre forme d’épanouissement dans la pire séduction, dans l’activité d’escort : se sentir choisie, dirigée par le désir de l’autre, c’est une expérience forte.


后來的劇情有些出人意料,札伊亞小姐年紀輕輕,卻很懂得為自己打算。“雛妓門”之后,她下定決心要將自己之前賺來的聲名——雖然狼藉不堪——兌為現金。


札伊亞進軍時尚電影圈


測試一個明星有多紅,有一個指標就是看他的小名是不是被廣為人知。比如周渝民正當紅時被叫作“仔仔”,逼得旺仔小饅頭只能叫自己“旺旺”。同樣地,世界上只有一個BB,那就是碧姬·芭鐸女士(Brigitte Bardot),不過BB霜肯定不是法國人民發明的。


札伊亞小姐的運氣不如B字頭的前輩,雖一心向前輩看齊,但祖姓D字開頭,無法和Z字頭的名字相呼應,實在先天不足。若是將姓氏改成Z字頭的話……Z.Z.似乎過于明目張膽。不過話說回來,札伊亞在“雛妓門”當年便一舉在《世界報》上博得“Zahia D.”的封號。這聽起來像某個類似Agnès B.之類的輕奢品牌,為她進軍時尚界開了個好頭。


2011年,她模仿碧姬?芭鐸的經典造型,榮登著名時尚雜志《V》西班牙版。



然后更與各路導演、攝影家、畫家、設計師合作,其中就包括前不久才過世的前香奈兒設計總監拉格菲爾德。


札伊亞受紅底鞋設計師克里斯蒂安?魯布丹(Christian Louboutin)邀請參加晚宴


拉格菲爾德為札伊亞拍攝的照片


2012年巴黎秋冬時裝周,她在夏約宮(Palais de Chaillot)發布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內衣系列。


ZAHIA牌內衣


八卦帶來的熱度正在快速消退。按照常理,札伊亞本該像普通網紅那樣逐漸消聲覓跡,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誰知2019年的戛納電影節上,大家竟又目睹了這位小姐的身影。不客氣地說,紅毯上的她著裝大膽奔放,仿佛生怕看客們忘記她的應召女郎史。可諷刺的是,與衣著妝容高貴典雅,無懈可擊的“毯星”們不同,回魂的應召女郎是正兒八經受邀走紅地毯的入選影片主演。



這部入選影片名叫《容易的女孩》(Une fille facile,榮獲第72屆戛納電影節導演雙周SACD獎(la 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雖與金棕櫚入圍無緣,但一部夏日小品能有如此成就,導演本人也承認是意外之喜。


在札伊亞左邊和她牽手的是導演麗貝卡·茲洛托夫斯基(Rebecca Zlotowski)


這部電影以一個容貌平凡的16歲少女的視角,講述她的表姐(札伊亞飾)如何身體力行,為她打開成年人的世界的大門。札伊亞所飾演的角色就是她本人曾經當過的應召女郎:在夏日的戛納海灘上,身著清涼,輕擺厚臀,便引得游艇上的富家公子哥兒矚目,立即受邀上船共度幾日,然后自然少不了不菲的打賞。


《容易的女孩》劇照


電影的導演麗貝卡·茲洛托夫斯基畢業于法國最好的電影學院la Fémis的編劇系,無論作品和談吐,都透著濃郁的知識分子氣息,自然對道德批判“掘金女”現象不屑一顧。整部電影的真正核心是女性的欲望,體現的是導演對于女性主義的思考。札伊亞在劇中對她的表妹說:“永遠不要等待,要永遠先發制人。?On doit jamais rien attendre, on doit toujours tout provoquer par nous-mêmes.?這種態度與芭鐸、德納芙那代女星的立場何其相似!然而電影對這一立場的處理其實頗為細膩。性感美艷的同時也不乏機智的札伊亞最后還是免不了被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兒當面羞辱,而她的丑表妹也東施效顰不成,明白自己只能老老實實靠本事生活。缺了真才實學,有了夢寐以求的容顏,是否就算是擁有春天?


《容易的女孩》已于8月28日在法國上映。詭異的是,大獎在握,噱頭十足,電影上映至今卻票房不佳。也難怪,沖著札伊亞來看香艷場面的男影迷們紛紛鎩羽而歸,而“me too”運動培養起來的大批女性則對兜售身體的女人搖身變成女強人的戲碼極為不齒。碧姬·芭鐸若是還關注法國影壇,大概要感謝她的時代成就了她。今天,當記者問起她對性騷擾的看法時,她說:“我當年很喜歡人們說我的屁股美。”(?Je trouvais adorable quand on me disait que j'avais un joli cul.?于是,這位曾經引領女性解放運動風潮的美人立即被打上了“反女權”(anti-féministe)的標簽。




假如說出身名門,成長路上伯樂亦情人的碧姬·芭鐸的人生可以用開掛來形容,那么札伊亞·蒂哈可謂逆天改命的典范了——出身貧寒,早早開始在風月場打滾,未曾得到過貴公子的援手,連在電影界的成名作也是托了一位異性戀女導演的福。


上帝創造芭鐸,蒂哈創造自己。可惜對于札伊亞來說,女性解放的關鍵就是女性欲望的表達的時代已經落幕。能否復制碧姬的成功,恐怕要取決于德納芙所說的法國人口中的“清教徒”比重了。


作者:Caro

編輯:享法妹

圖片:均來自網絡



- END -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們

更多精彩內容等著你喲

↓↓↓



評論 (0)

請 登錄 后參與評論
最少輸入10個字
日本黄色-影院在线